赎罪文歌雨溪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www.haoqilu.cn时间:2018-12-06 22:16:41来源:齐鲁生活网 手机版

导读:很多读者都在问主角是文歌雨溪的小说怎么样呢?《赎罪》这部小说是作者春夏春冬原创优质作品,我见状,忍不住对云姨问道:王姐哪天玩腻我之后,是不是也会这样把我踹走。 云姨并没有笑,看着眼前这道门,她似乎 ...

    很多读者都在问主角是文歌雨溪的小说怎么样呢?《赎罪》这部小说是作者春夏春冬原创优质作品,我见状,忍不住对云姨问道:“王姐哪天玩腻我之后,是不是也会这样把我踹走。” 云姨并没有笑,看着眼前这道门,她似乎也有心事。 “那就看你对她怎么样了,如果你比里面那个做的还差,把你踹走时,可能一个职位也不会给你。”赎罪文歌雨溪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欢饮体验。

    赎罪18章全文免费阅读

    在南区乡下的十里庄,居住着一个大善人孔老太爷,膝下无儿无女,性好吃斋念佛。最近在自家的后院建了一个佛堂,所需油灯、檀香、供盘、香炉等物,全部从燕乙这里进。二人认识多年,无话不谈。
    燕乙三天前送东西到十里乡,顺路去看望孔老太爷。见到屋子里多了一个五岁小姑娘,煞觉奇怪。
    孔老太爷惶恐不安,告诉了他一桩骇人听闻事。
    半个多月前,天光才麻麻亮,院门被石头砸得啪啪乱响。孔老太爷打开大门,瞧见台阶上赫然躺着一个小姑娘,面孔青乌,身子冰凉。
    太爷吓得急唤家中老奴与太婆,斜刺里却蹿出一条大汉,声称是捕快牛丁,路过此地,发现门口有死童,揪住他定要去见官。
    孔太爷心知敲诈也无法,只好花钱消灾,给了牛丁三两银子。
    本想把小姑娘悄悄安葬的,察觉出还有一丝微弱呼吸,便抱她进屋喂了点米汤,细心照料,又请大夫诊病开药,竟然慢慢好转了。
    问小姑娘过往情由,人太小说不清楚,加上那些天又糊涂昏迷了。但是据她讲,她和两位哥哥原本住在县城里的判官庙中。
    孔老太爷猜测,她那两个哥哥要不被牛丁卖掉了,要不遭了牛丁毒手,用去敲诈别人家。
    燕乙告诉楚凡这桩事,只是希望有个把柄可以反制张彪与牛丁,却不晓得在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一晚踏遍阳武,天女散花一般洒银子。楚凡见判官庙里有三个小乞丐颤抖寒冷,特意将从张彪屋里带出的两块帷幄抛给他们,还丢了二三两碎银子。等过两天再去时,发现庙里无人,以为返乡了。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被牛丁害了。
    楚凡满腔怒火燃烧,冷静思忖。
    张彪刚才在林中下跪求饶,讲过他被打伤后几日出不了门,也不敢宣扬,根本没有指使人暗中收集证据“抓妖”,伺机报复“仙师”。
    几个与世无争的可怜乞儿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随后就遭殃。难道送出的帷幄与银子被牛丁发现,反害了他们?如果这样的话,岂非是自己好心办坏事,间接把两个小孩子推上了黄泉路……
    薄暮冥冥,马背上的楚凡脸色越来越阴沉,喑哑对燕乙道:
    “你再认真回想下,把知道的情况仔仔细细讲一遍,一丁点儿也不要隐瞒遗漏。”
    燕乙晓得事关重大,又见他沉默半晌后变得杀气腾腾,当即竹筒倒豆子一般和盘托出,连细枝末节也不敢省略。
    听燕乙说完,楚凡的脑海警铃大作,脊背生寒。
    自从恢复意识清醒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与危机,连背着小丫头逃出鲁家堡时都不曾有过。
    原来,牛丁嫌弃三两银子太少了,嚷嚷偌大院子,背后还立着高高一栋楼,不出十两绝不肯干休。
    他不依不饶朝后院硬闯,想要强行收刮财物。
    孔老太爷与奴仆都年迈,呜呼哀哉,哪里阻拦得住。
    牛丁的脚快,大踏步先闯进了后院,随即发出一声惊恐喊叫。
    佛堂大门素来是敞开不关闭的。等孔太爷赶过去的时候,只见牛丁跪倒在菩萨塑像前的蒲团上,嘴巴里嘟嘟囔囔。
    孔太爷生怕他亵渎神灵,疾往前走,拐杖点得地面咚咚响。
    牛丁听到后边有人走近,像丢了魂一般慢慢站起,转身就走。也不再多要银子了,还差点被门槛绊一跤。
    早晨挺安静的,孔老太爷耳朵也不背,清楚听到他跪着时嘟囔了一句,“……地藏王,他们阳寿已尽,小人只是奉命摆渡……”
    佛堂里供奉的,正是地藏王菩萨,幽冥世界的主宰。
    燕乙与孔老太爷觉得,牛丁那句话只是因为大清早突然撞见菩萨塑像,吓一大跳,内心有愧。
    但楚凡越琢磨,越感觉非同一般。
    当今天下,是道家的天下。佛修极少,佛门只在西域小国昌盛。
    阳武是个小地方,县城里只有一座龙王庙与判官庙,连道观都没有一所的,别说寺庙。因此像孔老太爷这样的居士才自建佛堂,一般人根本搞不清楚菩萨的名称。即使具备前生见识的楚凡进了庙,也会不知道诸天神佛里,哪一尊才是地藏王。
    在任何时代,丧尽天良的人一般都不信奉鬼神。
    所谓,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欺心,神目如电。
    心中一旦有了敬畏,坏事做起来便缩手缩脚,不能肆无忌惮。
    可从牛丁的表现看,又是信鬼神的。
    作为一个粗鄙俗人,大字不识,况且又不吃斋念佛,丫怎么一眼认出了地藏王?
    说明他必定干着隐秘勾当,并且那事与鬼神、地藏牵连。
    总不可能身具慧根,闲着没事干搞研究吧。
    佛经里,菩萨的数量多如恒河沙数,号称“十万亿”。每一尊菩萨都具备各自特征,像观世音的“慈悲”,普贤的“智慧”,地藏的“孝敬”……由此广为人知。
    但有一个特例。
    地藏在民间的名头特别响亮,并不缘于他劝人孝敬,帮人祛病,而缘于他是地狱之王。传说中的阎罗只负责管辖鬼魂,没有他厉害,级别也没有他高。
    地藏王菩萨的那一句宏愿,“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可是广为流传,霸气凛然。
    再回过头来,思考牛丁那番话。
    “……地藏王,他们阳寿已尽,小人只是奉命摆渡……”
    不能不令人毛骨悚然。
    他凭什么说别人阳寿已尽?
    他在奉谁的命令?
    何况他只称地藏王,省掉后面的菩萨二字。说明根本不是什么信佛居士,仅仅只在意地藏的幽冥主宰身份。
    这个场面,像不像刽子手私下杀人撞见了王侯,为自己开脱?狡辩道,小人只是奉命砍头……
    相传人死了之后,魂魄要抵达幽冥地府,转世轮回,必须先渡过冥河。
    河上有半人半鬼的使者撑船摆渡。
    难道这泼皮牛丁,不仅仅是一个白役,还兼职做了冥河摆渡人?

    赎罪19章全章节在线阅读

    车马进了南城门,立刻跑上来几个人亲热簇拥。
    乱哄哄助威的北区白役被石猛赶回去大半,剩下几个却没走。
    他们一个个挺胸凸肚,脸上油光焕发,吆五喝六地在前面开道,神气活现。
    往常来到这里,要小心翼翼夹起尾巴,否则早被痛殴。但今日南区白役不见一个,道路两旁的店家也纷纷跑出来观看,目光含着畏惧与好奇。
    楚凡心里有事,随他们怎么闹腾。
    一行人辗转到了拱辰大街路口,却进不去。
    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街道中段传出“哐哐”声响。看热闹的实在太多,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
    燕乙骑马高高在上,遥遥望见了大致情景。心里“咯噔”一沉,慌忙下马就朝人群里钻,若有意若无意没跟楚凡招呼。
    两位被征用马匹的车把式等候多时了,见楚凡过来便迎上前,牵走了自家驽马。
    云升车马行的把式看看天光马上就黑了,恳求说,一时半会儿马车进不了街道,自家得赶回去交差,还没有吃饭的。
    楚凡也想早点离开这儿查问牛丁的根底,见状便吩咐几名白役把货物卸在街口,等下子再帮忙送入燕记南货铺。
    燕婉儿下车看守整理货物,穿花蝴蝶一般忙忙碌碌,似乎不觉得累。时不时偷偷瞄楚凡一眼,脸儿绯红,抿嘴轻笑。
    人群密集处突然传出叫骂,声音越来越大。
    “砸,继续砸。不把铺子砸成粉碎,出不了老夫这口腌臜气。”
    “亲家,亲家……你听我说。”
    “滚!”
    “求求你了,高抬贵手。我就这点家当……砸,砸不得呀。”
    “呵呵,燕乙,你这个猪狗不如的家生奴才,终于回来了!想骗老夫家的婚,好大胆子……亲家?谁跟你是亲家?老夫今天过来就是退婚的。若不把聘礼双倍返还,休怪老夫拧下你这个***的脑袋。哼哼,杀奴责罚不过一头牛,老夫赔得起……”
    “你休要血口喷人……”
    “爹,爹……别,别退亲。你好歹,让我把婉儿妹妹娶回家睡几天,再退掉呀……”
    ……
    燕乙歇斯底里吼叫起来,厮打声响传出。
    燕婉儿的面孔瞬间苍白,慌忙丢下杂货堆,一边口里哭唤“爹”,一边跌跌撞撞往街心跑。
    楚凡见又起波澜,急命一名白役看守货物,剩下三个跟他走。
    原来,下午张瑞伙同牛丁砸了燕记南货铺,抢走燕婉儿,就有人跑去告诉了燕乙的亲家绸缎店。掌柜的回来,得知这件事后暴跳如雷,不思谋帮忙夺回“儿媳妇”,反而立即带着几个人来砸铺子,退婚。
    须知,商户虽然身份低贱,却也是平民。如果娶回一个家生奴女,她主人随时可以把人带走,生下的孩子也是奴隶,还不知道是谁的种。
    试问,谁敢答应?
    所以绸缎店掌柜的退亲,追讨聘礼,都无可厚非。但为了泄愤而砸铺子,就有点过分,属于欺负老实人。
    可怜南货铺在半日里被砸了两遍,连渣都不剩,大门稀烂。
    在人堆里,一位五十多岁的胖子揪住燕乙劈头盖脸一通暴打。燕乙本来就矮小打不过,更何况被两个绸缎店伙计扯住胳膊拉偏架,脸上身上噼里啪啦挨了好几下。
    让开,让开……
    伴随着厉声呵斥,人群如同潮水一般被分开,一位高大书生走了出来。他身上的白袍沾染灰尘污垢成了一件斑斓灰袍子,却目光如电,凌厉生威。
    燕婉儿从书生的背后冲出,扑向场心。
    两名白役紧随少女冲出,迅速拉开场中厮打的几人。
    另外一个则毫不客气推搡围得太拢的看热闹人,高擎铁尺,喝道:“差人办案,统统给老子退后。”
    燕乙踉跄后退,被女儿搀扶着一屁股坐在铺子门前的石阶上,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绸缎店掌柜瞪大眼睛,嚷道:“南区差役老夫都认得,你们几个是谁?”
    书生冷冷道:“白役楚凡。”
    哇塞……
    人群好一阵喧哗,久久不息。
    人的名,树的影。
    阳武县城才多大点地方,他关扑打刘全,坊市揍三虎,早就流传开了。
    何况今天下午还抽得牛丁等人说不出话,逼他们跳下河。阳武县隔多少年才出这样一个凌厉霸道的人物,端的是威风!
    绸缎店掌柜的胖脸一哆嗦,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拱手道:
    “楚大哥请了……小老儿今日是来退亲的。这燕乙身为奴隶,却诓骗我……”
    被一个老头儿叫大哥,楚神棍气不打一处来。
    其实也怪人家不得,叫捕爷吧他显然不够格,叫大人吧更离谱,直呼白役又不恭敬。
    楚凡打断老头儿的话,道:
    “这件事我最清楚,你不要讲了。首先告诉你,燕乙同燕婉儿不是奴隶……”
    那老头一呆,问:“怎会如此?”
    楚凡哼道:“我说不是,就不是。”
    老头踌躇了一下,继续说道,就算不是,瓜田李下的,这门亲事也要退掉。
    言外之意,燕婉儿被掳走一下午,焉知没有发生其他丑事?名节有损的女子,谁敢娶?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分享的“赎罪文歌雨溪第18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想看更多精彩故事的朋友,可以点击下面链接阅读完本资源。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oqilu.cn/hot/1229115706.html
    (本文来自齐鲁生活网整合文章:hTtp://Www.haoqilu.Cn)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haoqilu.cn/hot/1229115706.html

    上一篇:神秘短信王辰军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下一篇:繁花赵雅欣王辰军小说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