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www.haoqilu.cn时间:2019-03-15 08:17:19来源:齐鲁生活网 手机版

导读:推荐一本非常甜宠的小说少女甜,少女甜小说讲述了程恩恩江与城两人之间的甜蜜爱情故事。本站带来了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免费章节 ...

    推荐一本非常甜宠的小说少女甜,少女甜小说讲述了程恩恩江与城两人之间的甜蜜爱情故事。本站带来了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喜欢这本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始于婚终于爱秋意浓免费章节全文阅读(秋意浓宁爵西)

    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程恩恩清早起床时,父子俩已经在客厅了,江与城姿态闲适地坐在沙发上看新闻,江小粲整个人跟小树袋熊似的盘在他腿上,瘪着嘴巴:
    “今年都没有人给我准备糖果,太惨了呜呜……”
    “别人都有装扮,就我没有,太没排面了呜呜……”
    江与城揪着领子把熊提起来,丢到沙发上:“你三年级了,不是幼儿园。”
    江小粲抱着自己的小身体泫然欲泣:“我妈每次都帮我准备呜呜……”
    “……”
    江与城微眯着眼睛盯了他半晌,拿出张卡:“别呜了。”
    “谢谢爸比!”江小粲的眼泪一秒钟收回去,美滋滋接过卡,从沙发上蹦下来。
    路过程恩恩房间时,她正好开门出来,江小粲冲她一眨眼睛,两只手比成□□:“biu~”
    程恩恩一脸茫然,捏着手指给他回了一颗心。
    早饭依然是中餐,很丰富:鳕鱼粥,生煎小笼包、厚蛋烧、水晶虾饺,其他光下饭的小菜就五六道。
    程恩恩胃口小,粥只喝了半碗就吃不下了,她放下勺子,刚要用餐巾擦嘴巴,对面一道眼风扫过来。江与城的表情明明没怎么动,她吓得立刻抱起碗,把剩下的一半喝了。
    一早公司就有会,江与城比他们先出发。程恩恩跟江小粲吃完早餐一起下楼,将她送到学校,挥手告别时江小粲说:“放学早点出来哦,今天有活动。”
    程恩恩回到教室,把给戴瑶买的新杯子放到她的桌子上。她最终买的是一个一模一样的公鸡杯,和一盒果茶,价值是原来杯子的两倍,这是她能做到的程度。
    戴瑶今天来的较晚,发现桌子上的纸袋,打开一看,一脸不高兴地转向程恩恩。
    彼时程恩恩正低头复习昨天的课文,没接收到她的瞪视;樊祁轻飘飘斜过去一眼,戴瑶才不爽地转回去。
    程恩恩记得江小粲的叮嘱,提早收拾好东西,一下课便小跑出去。宾利已经停在校门外,今天的司机是小王。路上江小粲神神秘秘地不肯说到底是什么活动,一直到家。
    电梯抵达顶楼,他背对着电梯门,张开手臂,笑眯眯地对程恩恩说:“准备好哦,三、二、一!”
    伴随他声音落地,电梯门开启,与往常截然不同的画面出现在视野中。
    江小粲跳出去:“当当当~”
    原本简约雅致的房子被装饰成万圣节的氛围,黑色的立体小城堡立在大厅中央,周围是一串串的南瓜拉花和骷髅头串灯,地上摆满了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南瓜灯,墙上也吊着一些,蜡烛的光在鬼脸的孔隙中闪烁,营造着恐怖气息。
    万圣节布置不难,但将如此大的房子全部布置下来,不仅费时间,还烧钱。勤勤恳恳的范彪此刻正坐在地上,专心雕刻南瓜灯。
    堂堂的黑社会大哥,做的全是哄孩子的工作。
    江小粲是很贪玩的,原来他说的活动就是万圣节。程恩恩也喜欢,推开门发现自己房间也是一样的装饰,兴奋地搓了搓手。
    “喜欢吧?”江小粲把一个袋子递给她,“这是你的衣服,快去换。”
    程恩恩开心点头,走进遍地南瓜灯的房间。
    服装是吸血鬼造型,黑色立领大斗篷,背上还有蝙蝠小翅膀。程恩恩换好出来,发现江小粲装扮和自己是一样的,一只小吸血鬼。
    他正蹲在地上,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化妆品,在脸上涂涂抹抹,非常之熟练。
    程恩恩走过去低头看,发现他的妆已经化得差不多了。
    “来,”江小粲咧着大红嘴冲她一笑,“我帮你化。”
    出差几天,公司堆积的事务不少,处理完外头夜幕已然降临。
    搭专用电梯下楼,江与城对方麦冬道:“不早了,你回去吧。”
    总裁助理这个职位不好做,风风光光的背后是比别人多一倍的工作量。总裁有多繁忙,助理便也跟着有多忙。
    方麦冬点头,离开前想起什么:“对了。”他拿出一封黑色请柬,浮雕的骷颅头很有质感。“陆家那位小少爷开万圣节party,送了请柬过来,小粲最喜欢这些活动,您可以带他去看看。”
    江与城接过,随手搁到一旁。
    司机老张将他送回公寓,江与城独自上楼,电梯门一开,往外迈的脚步微微顿了一顿。
    一片漆黑里,只有南瓜灯和骷髅灯诡异地亮着,立体环绕的恐怖音乐徐徐响起,黑暗中某处一片白色一闪而过。
    江与城站在原地没动,阴森的背景音乐中,有极轻微的,轮胎从光滑地板滑过的声音。
    他耳力敏锐,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一会儿,便见一个诡异的身影向自己飘来——黑衣白脸,快速逼近时确实很有惊吓效果。
    江与城在那鬼影到达自己面前的前一秒,忽然抬手,按下墙上的开关。
    灯光骤然亮起,装神弄鬼的身影无所遁形。
    程恩恩本来就对“吓江与城”这个任务充满了忐忑与抗拒,被江小粲怂恿着直接推上平衡车,硬着头皮冲过来,哪料到他突然开灯。
    自己被吓得尖叫一声,一个趔趄就从平衡车上往下摔。
    江与城手一抄,将人拦腰抱下来。顺便抬脚将平衡车踢到一边。
    养了一月有余,依然没能突破90斤的体重,他单手抱得轻而易举,轻轻一带,将人扣到怀里。
    那腰细得,掌心下能清晰感受到骨骼。
    程恩恩脸上被江小粲化得格外夸张,整张脸白惨惨,鲜红的血盆大口,眼睛是夸张的烟熏妆,眼角下还画了黑色的小十字,她自己照镜子都认不出来。
    这下子一脑袋扎到江与城怀里,木质调的香水味,沉稳无声地让人沉湎。
    扑鼻的味道让程恩恩脑袋一晕,慌慌张张地把脸从他胸口抬起来,然后,瞪着深色西服上那一片白,傻了眼。
    “我、我……”她脸都红了,哆哆嗦嗦地不知是惊慌还是羞愧,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我不是故意的。”
    江与城盯着她,没出声。
    他眼形狭长,垂眸睨着人总显得清冷没有温度,但怀里却是温暖的。程恩恩意识到这一点,连忙仓惶后退。
    江与城顺势松开手,抬眸,往左前方一瞥,一颗偷看的小吸血鬼的脑袋咻地一下缩回去。
    几秒钟后,恐怖音乐停了,江小粲踩着另一辆平衡车,若无其事地滑出来,在两人身旁晃来晃去。
    程恩恩拿了纸巾,诚惶诚恐地帮江与城擦胸口的衣服,一边道歉:“对不起江叔叔,我会帮你洗干净的。”
    她不敢用力,擦得很轻,那力道一下一下地在胸口扫着……江与城捏住她的手腕儿,放下去。
    程恩恩以为他生气,就跟个犯错的小朋友一样,捏着手站在那儿,耷拉着脑袋。
    江与城往胸口扫了一眼,语气淡淡的:“就这样吧,挺好看的。”
    “……”程恩恩更羞愧了。
    江与城看了眼飘来飘去的江小粲,又看向程恩恩,低声问了句:“想去party玩吗?”
    江小粲立刻抢答:“想!”
    程恩恩瞅瞅他,也跟着点头。
    江与城转身又踏入电梯,看着还在傻愣的她:“过来。”
    陆家有个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的二少爷,和他那帮二世祖兄弟平时最喜欢开各种各样的party。两家交情不浅,江与城这儿又有个热衷参加party的江小粲,每次都被邀请。
    他带着程恩恩和江小粲到达时,现场热闹非凡,布置得比江家更彻底专业,装扮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一路进来见了不少妖魔鬼怪,黑白无常和金三胖都有。
    江小粲简直像一个找到组织的失落儿童,拉着程恩恩飞快地加入人群。
    江与城一身西装在其中,反倒显得另类,他自个儿并不在意,径直走到自助餐桌边,捏了两块点心垫肚子。日理万机的总裁,到现在晚饭还没顾上吃。
    倚在桌子上,香槟喝了半杯,江小粲气喘吁吁跑回来:“爸爸,看到小恩恩了吗?”
    江与城直起身:“怎么了?”
    “我和她走散了。我看了个表演,一回头就找不到她了。”江小粲转头跑回去继续找。
    程恩恩是个不折不扣的路痴,还有着每次都一定选错的任性方向感。江与城放下酒杯,大步跟上。
    party太好玩了,程恩恩不亦乐乎,看到两个同样吸血鬼装扮的人不拉不拉地在交流,站在那儿乐呵呵地看了半天。回神时,发现江小粲不见了。
    担心他一个小孩子走丢,程恩恩忙四处寻找。
    人很多,孩子也不少,她穿梭来穿梭去,把自己给穿梭迷路了。
    正寻找返回的路,无意间瞧见一个怪盗基德装扮的人,白蓝相间的礼服与帽子,银色金属框的单片眼镜,侧面轮廓很好看,真像一个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
    程恩恩没忍住多看了几眼。他右耳上也有颗痣。
    那人似乎察觉,正和身旁的人说笑,忽然转头,视线不偏不倚地对上。
    ***被人发觉,程恩恩急忙挪开眼,继续找路。刚走出两步,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回头,是那位怪盗基德。
    正面更帅,二十六七的年纪,一种介于成熟与张扬之间的独特气质。
    程恩恩个子小,又瘦,披着斗篷站在那儿,看起来就很小巧。
    基德上上下下打量她,嘴角一勾,调笑道:“这是谁家的小蝙蝠跑出来了?”
    程恩恩嘴都没来得及张,忽然被揪住后领整个人拖走。
    江与城将她放到身后,高大的背影结结实实将她遮挡,嘈杂喧嚣的现场,他不轻不重的嗓音清晰地敲击耳膜:
    “我家的。”
    耳朵好像被烫了一下,程恩恩抬手揉揉。
    “哟,江总啊。”这口气听起来似乎是熟人,但与友好全然不沾边。
    基德往江与城背后瞥了一眼:“那个是恩恩?怪不得我一看,就觉得哪儿眼熟呢。来,恩恩,我们来叙叙旧。”
    程恩恩不禁奇怪,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吗?可是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呀?叙什么旧?
    她从江与城侧面冒出脑袋:“我不认识你呀。”
    “我是高致。”基德微微笑着说。
    程恩恩认真地回忆了几秒钟,遗憾地摇头。高致脸上自信的笑容凝滞了一瞬。
    “高中追过你呢,不记得了?”
    江与城的脸色极淡,对这句话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惊讶。
    程恩恩也许忘了,但是他还记得,当初这小子纠结一帮人在程家楼下声势浩大地告白,被程礼扬拿着棍子追出几里地。
    程恩恩更加茫然,“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呀?”
    有些东西是演不出来的,她说话的方式也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但高致怎么看都觉得她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不假。
    他从胸口口袋中抽出一只钢笔,黑色镀金,万宝龙经典款。
    “这个你也不记得了?”
    江与城的目光停留在钢笔上,联想到前一日发生的事件,眉头微不可查地拧起。
    “你摔碎了一个同学的杯子,被她敲诈,我帮你出的气,忘了吗?”高致兀自说着,“本来我都丢了,你捡回来擦干净消了毒还给我,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预感得到验证,江与城的眸色彻底转冷。
    程恩恩还在震惊高致怎么会知道杯子和钢笔的事情,倘若她此时扭头看一眼,就会发觉身旁的人气压低了下来,周身阴沉,压制的情绪已经濒临临界点。

    少女甜程恩恩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参加运动会十二人十三足的,一半是走读生,训练时间不易调和,占用了上午课间操及中午午休的时间。
    陶佳文还是在程恩恩右手边。
    最外侧的人更需要紧跟内侧人的频率,所以尽管她与程恩恩结了两年的旧怨,不得不紧紧地抱在一起。上次的篮球事件,她真诚地向程恩恩道过歉,之后态度就和气了许多。
    训练迟迟不出成果,体育委员这天有点激进,练了半个小时还不放人。等他一喊“解散”,十二人立刻变成泄了气的皮球,各自蹲下解绑带,一边叽叽喳喳地抱怨累和痛。
    程恩恩的右脚也疼得厉害,解开绑带,拉起裤腿看了看,脚腕上一道一道的红痕。
    “你没事吧?”陶佳文弯腰问了句。
    程恩恩摇头:“没事。”
    她起身正要与叶欣一起回教室,陶佳文又道:“恩恩,我能不能跟你说几句话?”
    程恩恩停下脚步,有点疑惑,不知道她要跟自己说什么。
    叶欣先走了,陶佳文吞吞吐吐地,目光也有些不自信的躲闪。程恩恩耐心地看着她。
    “你想说什么呀?”
    陶佳文心一横:“我想说,以前是我不懂事,嫉妒你每次都拿奖学金,才老是针对你。不过我现在想明白了,能不能拿奖学金都是自己的能力,你看你也有失误的时候嘛,对不对。”
    她故作轻松地笑了下,“我为以前做过的事情向你道歉,希望今后我们能冰释前嫌。”
    程恩恩点点头:“好。”
    她就是嘴巴毒,讲话不饶人,其实也没做过太过分的事情。
    解决了一桩难题,陶佳文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刚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就见戴瑶皱眉走过来。
    “你疯了吗?原来可没这一段,你怎么擅自改了?和刘校长说了吗?”
    陶佳文被她吓了一跳,把人拉到一边,低声说:“你小声一点。我就是个小人物,没必要惊动刘校长。她现在不在宿舍了,我的那一部分就没用了,没必要再继续演坏人啊,反正握手言和也讲得通。”
    “我看你是看人家来头大,不敢得罪吧。”
    “其实也有啦。不过我觉得她人挺好的,做朋友也不错。”
    戴瑶嗤了一声:“别被表象懵逼,能做女主角,一定不是省油的灯。”
    “你也别入戏太深。”陶佳文随口劝了一句。
    程恩恩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回教室时,午休刚结束,来来往往的人有些多。她推门进,刚好里面有人出,跑得太快直接撞上来,她闪避不及,肩膀在门框上磕了一下,背后也撞了人。
    “啪——”一声,玻璃清脆碎裂。
    程恩恩捂着肩膀回头查看,耳边正响起女生尖锐气愤的:“干嘛呢?”
    是戴瑶。摔碎的是一个玻璃杯,水撒了满地。
    男生说了声对不起,便飞快地溜走了,仿佛这一地狼藉与他无关。
    “对不起啊。”这杯子经常见戴瑶拿在手里。程恩恩很抱歉,背上湿了一片,顾不上查看。
    “没长眼睛吗真的是,”戴瑶心疼地看着地上的杯子,意料之中的很生气,“你是故意的吧,走个路好好地也能撞,你怎么不去撞墙?”
    戴瑶是张扬的性格,人也漂亮,跟九班那几个小太妹关系很好,也是得理不饶人的典型。战斗力比陶佳文高至少两个level。
    这次确实是自己理亏,程恩恩心里不过意不去,再次道歉,“我不是故意的,刚刚是和别人撞了一下。对不起,我会赔给你的。”
    “你本来就应该赔好吗?”戴瑶怒气冲冲地喊。
    程恩恩态度良好地点头:“是。”
    一拳打到棉花上,戴瑶翻了个白眼。
    那会儿樊祁没在教室,回来时程恩恩正在用纸巾擦背上的水。
    “怎么了?”他问。
    程恩恩没说。这个人最近热衷于“罩”她,她不想惹事。
    上了两节课,樊祁不知从谁口中听说了下午那一幕。
    最后一节英语课,程恩恩正要去办公室取作业,就见他那一帮忠实的小弟忽然向教室左后方哄过去,把中午撞了她的男生凌空抬起,驾着就往走廊上蹿,土匪打劫的队伍伴随着男生的“救命”呼喊,眨眼消失在楼梯转角。
    程恩恩:“……”
    她起身时,樊祁已经自动站起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程恩恩走出去,又停下,拧着眉头说:“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了?”
    “什么?”樊祁微微低头,摆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就是刚刚,”程恩恩指了指门口,都不知该怎么描述了,“他们……”
    “哦,”樊祁眼皮都不抬,“他们就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
    英语课上完,就该放学了,程恩恩正收拾书包,戴瑶拿着手机走过来,屏幕上是某宝的界面。
    “我选好了,这个杯子。”
    樊祁还在位置上,抬头瞟了一眼。
    那是一个日式手工创意玻璃杯,底部像星空一样漂亮。程恩恩看了看,价格六百多,这是把她当冤大头了吗?
    “这个比你的杯子贵太多了。”
    “是你说的要赔,现在又想反悔?”戴瑶咄咄逼人。
    旁边也有女生在凑热闹:“你的杯子不是才买的三十多,哪有这么贵?”
    戴瑶气场一点都没弱,振振有词地怼回去:“我和那个杯子有感情了啊。感情能用钱来衡量吗?”
    “……”
    我和我的钱也有感情啊。程恩恩想到自己账户里可怜的余额。
    “反正我就要这个。”戴瑶把手机拿起来,转身要走,脚底下被什么铬了一下。
    “别动。”半晌没出声的樊祁忽然开口。
    戴瑶下意识顿住,樊祁起身,蹲下来,盯着她的脚说:“挪开。”戴瑶愣了愣,抬起脚,露出下面黑色镀金的钢笔。
    樊祁抽了张纸巾,把钢笔捏起来,举到她面前:“怎么赔?”
    不知谁瞥见了笔盖上的白色六角形,小声说:“万宝龙,要好几千吧……”
    戴瑶抿了抿唇,没说话。
    “我和这只钢笔也有感情了,”樊祁把钢笔放下,“刚好,就按你二十倍的倍率赔吧。”
    “你这是要给她出头?”戴瑶脸色古怪。
    樊祁“啊”了一声,手撑在桌子上,“她是我罩的,有意见?”
    戴瑶是翻着白眼走的,程恩恩觉得自己似乎应该跟樊祁说声谢谢,但结合他最近的表现,也说不出来。
    背着书包闷闷不乐地下楼。
    黑色宾利开进校园,十分嚣张地停在教学楼下,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注目礼。
    身长玉立的男人站在车旁,身边陪着的是刘校长。
    “小程同学最近进步很大,数学小测验比上次提高了六十分呢。”刘校长的口吻之激动,让人完全想象不到提高六十分的结果只是八十,连及格都不够。
    人到中年免不了透出油腻感,更衬托身边人的器宇轩昂。
    江与城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袖子,目光落在楼梯口。程恩恩的身影很快出现在视野中,书包规规矩矩地背在肩上,只是今天看起来似乎心情不佳,肩膀微微耷拉着,低头冲着地面,不知在思考什么,完全没注意到校园里引起轰动的那辆豪车。
    走路慢吞吞,身上没有平时的朝气和活泼劲儿。
    江与城眉头轻轻动了一下,视线转向刘校长:“进展到哪儿了?”
    “啊?我想想,”刘校长摸着头认真思索,“应该是和同学闹矛盾我记得……哎对了,是弄破了别人的杯子,那女同学不讲理儿,讹她六百块呢。不过小程同学自己有原则,没让人讹成。”
    江与城问完那句,就重新看向了程恩恩,看她闷着头,快走到跟前了还没看到他。
    刘校长笑呵呵叫了一声:“小程同学。”
    程恩恩这才抬头,正要问校长好,瞧见了立在他身旁、西装笔挺的男人。视线上移,是一张帅的不动声色的脸。
    “江叔叔,你回来啦?”她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说话的声调透着一点点丧气。
    刘校长特别没眼色,一副幼儿园老师的甜腻口吻:“今天在学校开心吗?”
    程恩恩:“开心。”
    说话时表情和语气都毫无波动,甚至能看出敷衍,开心个鬼。
    江与城收回视线:“上车吧。”
    开车的是司机老张,除此之外车上便只有他们两人。
    江与城气场太强,程恩恩待在他身边总是紧张,老老实实地坐在那儿,拿着手机在某宝上搜索公鸡杯。
    图片五花八门,价格倒是差不多,最贵的也就三十多。
    程恩恩有点郁闷,她是真心感到抱歉,想弥补,即便戴瑶要贵一些的,也在情理之中,但她看上的那个实在太贵了,别说是她一个月的生活费还多,她现在根本拿不出。
    但若是不给买,戴瑶肯定不满意,还会埋怨她。
    她两手捧着手机,垂眉耷眼地滑动屏幕,根本不知道身旁男人的目光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
    她今天的状态与之前不同,低落太明显,像是有块乌云罩在脑袋上。
    江与城看着她,眼底幽黑深沉,看不出情绪的浓淡。
    距离车祸的发生已经过去两月有余。她在潜意识里给了自己这样的身份,他便如她所愿,为她建造一个属于她的“世界”。
    即便离婚的时候她恨他恨得入骨,他仍希望她开心。
    但今天,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世界里,她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与他无关,他也无法参与。
    她将他摒除在这个世界之外。
    她不希望他参与。
    这个发现让江与城从心底漫上来一丝悲凉。
    全程的沉默和逐渐压抑的气氛,结束在宾利抵达津平街公寓停车场。
    江与城下车,率先走进入户大堂,迈入电梯。他仗着腿长步子迈得大,程恩恩一路小跑才跟上。
    到家他便进了书房,吃饭时也没出来。
    今天阿姨做了中餐,一手厨艺三口便抓住了程恩恩的胃口。吃完江小粲抱着她的手机打游戏,程恩恩往书房看了几次,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敲门。
    她叫了声:“江叔叔?”
    “进来。”江与城的声音从门内传过来,因为实木门板的阻隔少了几分真切。
    程恩恩轻轻推开门,也没进去,站在门口说:“你不吃饭吗?待会儿饭菜要凉了。”
    虽然她现在还是有点怕江与城,但人家待她挺厚道的,秉着回报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江与城坐在办公桌后,闻言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头都不抬。
    程恩恩看他正在忙,便关上门,没再打扰。一直到她给江小粲辅导完功课,也没见他出来吃饭。
    程恩恩是每晚都要学习到一点的。以前是十二点,后来接了这份工作,便往后延迟一个小时。
    她的数学遗忘得太彻底,重新学习的过程很慢,只能更加用功。
    一点她准时合上《五三》,准备休息之前,打开门,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
    灯还亮着,里面的人似乎还在工作。
    程恩恩不仅咂舌,好辛苦啊,刚刚出差回来,还要工作到这么晚。看来有钱人的生活也不容易。
    她思忖片刻,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端到书房,再次敲门。
    门虚掩着,一碰就开了。办公桌后没人,她探头看了看,见江与城站在窗边,已经换了身衣服,黑色的针织衫没西装那么板正,到更显出宽肩窄腰的身材了。
    他右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支烟,已经抽了一半,程恩恩走进来便闻到了烟味,皱皱鼻子。
    “江叔叔,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怎么一点东西都不吃?”
    江与城回头,烟雾散去才露出那双狭长的眼睛,眸色太浓,太深邃。
    程恩恩仍然是不敢直视的,把牛奶递过去:“我给你热了牛奶,你喝一点吧。”
    江与城不动,也不接,就那么高深莫测地看着她。
    程恩恩举了一会儿,只好弯腰放到窗下很有设计感的小几上。气氛太尴尬,她放下就转身低头往外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没忍住皱眉说:
    “这么晚不要抽烟了,一身味道怎么睡觉啊。”
    说完就跑。
    回到房间觉得自己身上也染上烟味了,又洗了遍澡才睡觉。
    书房门大开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几分钟。
    她最讨厌烟味,一丁点都不允许,刚结婚的那段时间,每天下班回家都要先经过她的“检查”才能通关进门。
    江与城把手中快要燃尽的烟摁在烟灰缸里,拿起牛奶,望向窗外浓浓夜色时,眼前闪过的是以前她气呼呼的骂:
    “你一身烟味,让我怎么睡觉啊?”

    少女甜程恩恩江与城小说人气超高,作者文笔精湛拥有着众多粉丝,喜欢看虐文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喽。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oqilu.cn/neidi/0334052415.html
    (本文来自齐鲁生活网整合文章:hTtp://Www.haoqilu.Cn)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haoqilu.cn/neidi/0334052415.html

    上一篇:乔臻韩斯衡小说他的偏执欲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下一篇:财阀老公盛宠wuli小迷妹小说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