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你是哪位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请问你是哪位(蒋妥傅尉斯)章节全文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www.haoqilu.cn时间:2019-04-15 14:37:43来源:齐鲁生活网 手机版

导读: 小说介绍请问你是哪位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赏析:王培凡几乎是一倒在床上就睡着,可一向没心没肺的蒋妥,这会儿却睡不着了。夜深人静,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亲人离世这件事就好像在她心里无限放大。她总是觉得 ...

请问你是哪位(蒋妥傅尉斯)章节全文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介绍

请问你是哪位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精彩赏析:王培凡几乎是一倒在床上就睡着,可一向没心没肺的蒋妥,这会儿却睡不着了。夜深人静,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亲人离世这件事就好像在她心里无限放大。她总是觉得这件事很不真实,甚至很多时候根本没有想起来蒋老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可不知不觉的,泪水却浸湿了枕头。蒋妥的脑袋里没有了十年的记忆,有的只是17岁以前和蒋老头的针锋相对。可细细想来,蒋老头对她也很好。无论怎么繁忙,蒋老头总是能够记住她的生日,总是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当然这一切如果没有继母和继母的那个女儿的入侵,一切可能会更好吧。

小说简介

蒋妥因为车祸失忆,记忆停留在十七岁,成了影后不说,还走不食人间烟火人设。
一次活动,媒体长.枪短炮指着她问:“您真的跟傅先生分手了吗?”
蒋妥却满脸问号:“请问傅先生是哪位?”
在场媒体朋友全部静谧,默契十足地对她背后的那位靠山不可言说。后台。
傅尉斯嘴里咬着烟,一脸的冷漠疏离。
朋友在一旁调侃:“你说说你,养了那么多年的小情人翻个脸就不认人了。”
傅尉斯将烟熄灭揉碎,冷冷开口:“分了。”
朋友翻了翻白眼:“分手了?有本事您给手机屏保换一个成吗?”

请问你是哪位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让蒋妥无法招架,她奋力挣扎,却躲不过傅尉斯结实的禁锢。
男人的吻带着侵略,毫不留情,唇齿***,几乎要将她生吞入腹。
这和十七岁时蒋妥想象中甜蜜的吻完全不同,她感觉不到一丝的享受,甚至莫名害怕。然而渐渐的,记忆里不知道某个画面开始重叠,蒋妥觉得自己似乎对于这样的吻早已习以为常。
她渐渐放弃抵抗,眼角不知何时落下泪水。
泪水落入两人***的唇齿,也让傅尉斯停下掠夺。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无可奈何:“我是被你判了死刑对吗?”
蒋妥没有说话,用力推他。
也不知为何,她心里的某个角落似乎在一阵阵的绞痛。
明明眼前这个男人于她而言是陌生,可她却止不住颤抖。
真的好气。
伸手抹了眼泪,蒋妥一抬脚在傅尉斯腿上一踢:“混蛋!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她的嘴唇早就被他咬破了。
十七岁的蒋妥正是少女时代,怎么可能没有幻想过接吻的感觉。刚才的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几乎就是初吻,十七岁的她没有谈过恋爱,自然也没有接过吻。可这个初吻却让她一百分的失望!都是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
傅尉斯显然没有预料到蒋妥这会儿还会跟自己这样横眉冷对。
换成以往,她总是默默承受,继而默默流泪,像是一个失去灵魂的布娃娃,任他为所欲为。
这一脚却踢得傅尉斯心情大好,本来也是不痛不痒。
蒋妥见他这会儿嘴角还上扬,气不过骂他:“神经病啊你!笑什么笑?你看看我的嘴唇!都流血了你看到没有!”
接吻就接吻吧,哪有人上来就是一顿咬的?
这不是暴力是什么?
傅尉斯伸手想要拉蒋妥的手,被她一把躲开,“别碰我,傅尉斯我告诉你,就你这臭脾气,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喜欢的。”
“说了,我无所谓。”傅尉斯说,“只要你在我的身边,只要我拥有了你,就够了。”
蒋妥简直一脸无语。
“让我看看。”傅尉斯冷着声说。
蒋妥捂着自己的嘴:“我不给你看,你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
都疼死她了!
傅尉斯脸上有几分歉意,但嘴上却硬着说:“是你不乖。”
他倒还有理了。
蒋妥简直无法理解他的价值观,哪有人是这样的?
她尝试跟他讲道理:“好吧,我跟你说吧,谈恋爱不是这样子的吧?男生和女生彼此吸引彼此相爱这才叫谈恋爱,不是你这种想法和思维。那如果像你所说,只要自己喜欢就不顾对方意愿,这不叫谈恋爱,这就是强盗。”
虽然她没有谈过恋爱,但道理是懂的呀。青春期谈恋爱的同学大有人在,哪个不是男孩子殷勤追求,那女孩子害羞答应。像傅尉斯这种强盗的心态,怎么可能让女孩子喜欢。
这是傅尉斯第一次从蒋妥的嘴里听到所谓的爱情,以往她哪里会跟他说那么多。
他怔了怔,回味着她说的话,不免自嘲一笑,问她:“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蒋妥嫌弃地瞥了他一眼:“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从第一次见面,这个男人就一副居高临下的态度,仿佛她就该任他宰割。他完全不会理会她的意愿,总是用他的角度去看待一切。好歹她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吧,怎么在他眼中就跟个宠物似的?
“我知道。”傅尉斯双手抄兜,“我一直知道,你跟我在一起的第一天就不是喜欢。”
但那又如何,她还不是跟他在一起相处了五年。
傅尉斯这句话却莫名有点刺到蒋妥的心。因为蒋妥知道,她和他在一起仅仅是因为走投无路。这样对他来说也的确是不公平,他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不健康的。
可蒋妥不傻,她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男人是在意自己的。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被一个人在意着,心里总是满足。她不得不承认的是,自己苏醒的这几次见傅尉斯时心里不是没有过安全感。她似乎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甚至知道只要有他在,一切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十七岁的蒋妥当然幻想过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她想了想,到底还是说:“我喜欢的男孩子,他要细心,要对我好,要尊重我,绝对不是你这个样子的。我不求他大富大贵,但他要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
傅尉斯大概真的意外极了蒋妥的这番话,他连连点头:“是不是我这样做,你就能……喜欢我?”
蒋妥因为他的语气心里起了怜悯之心,这个男人看似能够呼风唤雨,却也有这么卑微的时候。
她语气也不再生硬,只是无奈一笑:“我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你,反正我现在不喜欢你。”
她说着又咕哝了一句:“可是你太老了。”
整整大了她一轮呢!
声音再轻傅尉斯还是听到了。
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眼自己,语气有点不服软:“我哪里老了?”
满打满算他也才二十九岁多两个月,连三十岁都不到。
蒋妥“嗤”了一声:“反正就是老。”
傅尉斯郁闷:“你也才比我小两岁,要是说我老,你也不年轻了。”
蒋妥简直被他气吐血:“你居然说一个女生老?你有没有绅士分度啊!”
钢铁·傅·直男·尉斯一脸无:“我说的是实话。”
“你再说!”蒋妥作势想要揍他,傅尉斯下意识伸手捂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蒋妥这才收手,她单手插着腰,气势逼人:“告诉你,老娘我今年才十七岁!”
傅尉斯:“……”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他好像越来越喜欢她了。
夜色深了,小区里安安静静的,两个人站在小区楼下斗了好一会儿的嘴,最终还是惹来了保安。
其实两个人的声音根本不大,而且就在小区的花园这里,根本影响不到别人。但这个小区的安保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尤其这大晚上的,保安大哥表示自己要保护好这整个小区所有人的人身安全,他的肩上有着重任。
这两人大晚上的不睡觉在小区底下鬼鬼祟祟的,保安大哥早就注意很久。他拿着电击棒急急忙忙过来,上来就问:“都快一点了,你们两个人干什么呢?在这里吵吵闹闹影响居民休息。”
蒋妥简直囧死,她伸手就推傅尉斯出来,说:“是他,他半夜三更来找我!保安大哥你快带他走。”
傅尉斯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他站在保安面前看了这位大哥一眼:“你不认识我?”
憨憨的保安大哥一脸藐视:“我为什么要认识你?不管你是谁,大半夜早小区吵闹都是不行的!”
这保安大哥身高目测也有一米八,长得肥头大耳,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
傅尉斯这么多年似乎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呛了一嘴,他转而从车里拿出了一张镀金的名片递给保安:“我的名字你总听过。”
不识字的保安大哥接过名片一脸问号:“我说这位先生,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你们在这里吵闹会影响到居民休息,请你们马上离开。”(其实根本没有吵闹)
傅尉斯这次没有理会保安,转而打了个电话,冷冷地问那头:“赵明,怎么回事?”
……
傅尉斯的那通电话没过多久,保安大哥的手机就响了。
保安大哥看到来电显示后一脸恭敬接着电话:“诶,是……是傅先生对吗……啊……我今天第一天上班,我不认识……好好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保安大哥深深吸了口气,一脸慌乱:“傅先生,这个我……”
傅尉斯抬了下手:“你下去吧,我们不会吵闹。”
保安大哥连连点头:“我马上走我马上走,你们当我没有来过。”
躲在傅尉斯身后看好戏的蒋妥简直要肚子都要憋疼了,她真的好想笑啊。
等保安大哥走了,蒋妥才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也是没谁了。
刚才那一瞬间她还有早恋被班主任发现后的紧张感,真的怕会被写检讨然后在大会上批评。可转眼一看傅尉斯和保安大哥之间的“博弈”,又觉得实在好搞笑。
傅尉斯见蒋妥笑得那么开心,不自觉也跟着她笑:“就那么开心?”
“你是没看到自己刚才跟保安大哥的过招,你真的好弱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蒋妥肚子都笑疼了,“不行不行,我不能笑了。”
“弱者”傅尉斯冷冷拉过蒋妥包扎着的手看了眼:“还疼吗?”
“不怎么疼了。”蒋妥把手从他手里抽开,“对了,保安大哥是接了谁的电话啊?为什么转变突然那么大?”
傅尉斯:“他上级领导。”
蒋妥:“你怎么知道?”
傅尉斯:“因为我是他领导的领导。整个小区都是傅氏集团的,换句话说,都是我的。”
蒋妥惊呆:“……你是个狼人。”

请问你是哪位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傅尉斯倒并不是有意炫耀什么,因为他知道在蒋妥眼中也不屑。
只是话说回来,他若真要炫耀,也是有炫耀的资本。
傅家在整个南州市是显赫家族,有做高官的,有干民企的,也有像傅尉斯这种黑白两道通吃的。
傅尉斯的爸爸名叫傅正南,上世纪在黑道上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人称一声傅爷。到了傅尉斯这一代,完完全全洗白。傅尉斯在这一辈排行老四,所以很多人都称他一声小四爷。
如今傅正南在家养老,傅尉斯的名字在整个南州市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自从他进军娱乐传媒,他的名字更像是一张通行证。
这点,没有失忆前的蒋妥该是最明白。
早春的深夜带着浓浓的凉意。
傅尉斯抬手看了眼表,天色也的确不早。
“上去休息吧。”他淡淡道。
蒋妥“哦”了一声,下意识想开口说一声再见,但那句话最后还是咽在了嘴里。
她转身准备上楼,却不料脚上被花坛台阶一绊,整个人差点摔个狗吃屎。幸好傅尉斯眼疾手快,大掌拉住她的手臂,皱眉低语:“怎么那么毛毛躁躁的?走路也不看看脚下。”
蒋妥理亏,有种被长辈教训的心虚,小声咕哝:“我又不是故意的。”
傅尉斯突然觉得她很可爱,忍不住想拉她到自己的怀里抱着。
蒋妥哪里肯,三两天挣脱了他,逃也似地就钻到了大门里去按电梯。
一直到楼下的两个人分开了,楼上的王培凡也深深叹了口气。
几个小时前的网络暴力将蒋妥推向了***的巅峰,不过眼下网络上关于蒋妥的评论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好转,最难得的是有些网友甚至因此路转粉。但在这些事情的处理上,王培凡仍觉得自己做的不好。
几乎是蒋妥刚打开家门,王培凡就注意到了她红肿的嘴唇。
“怎么回事?”王培凡疾步走到蒋妥身边指着她的唇,一脸紧张。
虽然只是破了一块皮,却瞬间让王培凡想到那年满身伤痕的蒋妥。
蒋妥不以为然:“让狗咬了。”
王培凡本阴郁的心情在听到蒋妥这句话之后忍不住噗嗤一笑。
这样的蒋妥倒是让王培凡非常放心,因为王培凡知道,17岁的蒋妥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吃一点亏。
今天一整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无论是蒋妥和王培凡,都是精疲力尽。
王培凡几乎是一倒在床上就睡着,可一向没心没肺的蒋妥,这会儿却睡不着了。
夜深人静,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亲人离世这件事就好像在她心里无限放大。
她总是觉得这件事很不真实,甚至很多时候根本没有想起来蒋老头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可不知不觉的,泪水却浸湿了枕头。蒋妥的脑袋里没有了十年的记忆,有的只是17岁以前和蒋老头的针锋相对。可细细想来,蒋老头对她也很好。无论怎么繁忙,蒋老头总是能够记住她的生日,总是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当然这一切如果没有继母和继母的那个女儿的入侵,一切可能会更好吧。
失去记忆的蒋妥像是重活一世,没有了那些年痛苦的回忆,也没有那么多的忧愁。只是想到爸爸突然消失了,再也不能跟他说上一句话斗上一句嘴了,她的心里就升起酸楚。或许这是每个失去亲人的人都要面对的。
第二天一大早蒋妥的房门就被咚咚咚给敲开。
王培凡就差对床上的蒋妥敲锣打鼓:“都十点了你还不起来,小帖马上就要到了。”
蒋妥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头发凌乱,下意识是说:“我马上就起床了,十分钟就搞定洗漱,很快就能跑去舞蹈室。”
王培凡一怔,笑着拍了拍蒋妥的脸:“老师要罚你跳一个小时的舞。”
蒋妥瞬间惊醒!
看清楚眼前的王培凡之后,蒋妥又重新倒回了床上。
鬼知道她昨晚失眠到几点才睡着的。
太好了!美好的一天从不用上学开始!
蒋帖是半个小时后到的,他来的时候蒋妥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王培凡准备去叫蒋妥,被蒋帖拦住:“让她睡吧,你看她难得睡得那么香。”
善良的蒋帖不忍心打扰蒋妥睡觉,就去买了菜做了饭,等到蒋妥醒的时候刚好可以吃到热乎乎的饭。
蒋妥也的确是因为饭菜的香味醒的。
十年时间,蒋帖已经由一个小屁孩出落成了一个大男人,不变的是,依旧有一手好厨艺。
蒋帖是长得很白净的那种男生,个子高有一米八三,眼睛大,鼻子挺,俗套一点说,很像是从漫画里出来的。即便是蒋妥早看过蒋帖现在的照片,可活生生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还是觉得……好帅啊!
但蒋妥仍然能从蒋帖的身上看到十三岁时的影子,那种对她这个姐姐的尊敬和爱戴。
“味道怎么样?”蒋帖一脸温柔地看着蒋妥问。
蒋妥嘴巴里塞得满满的,连连点头:“好好吃!”
蒋帖淡淡笑着点点头:“那就好。”
按道理说蒋妥是比蒋帖要大四岁的,但她现在心理年龄之后17岁,这样算来蒋帖反倒要比蒋妥大七岁。
可能蒋帖还是一个学生,给蒋妥那种差距感并不像傅尉斯那么大,她也不觉得蒋帖大,仍觉得他不过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屁孩。
蒋妥吃得差不多饱了,才有时间来跟蒋帖说话:“听说你现在成绩不错啊,未来可期。你姐姐我虽然现在记忆里只有17岁,但我依旧是你的姐姐,你懂?”
蒋帖轻轻一笑,夹了快红烧肉到姐姐的碗里:“多吃点。”
早在蒋妥刚才睡觉的时候蒋帖就从王培凡那里听到了关于姐姐现在的变化。
和王培凡一样,蒋帖突然觉得姐姐失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蒋帖其实并不知道蒋妥这些年跟了傅尉斯,但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姐姐是不快乐的。这些年姐姐成了明星,拍了电影,成了影后,可他的姐姐却不像是他的姐姐。
然而眼下的蒋妥,反而让蒋帖觉得真实。
“别打岔。”蒋妥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蒋帖的手背,“姐姐说话你要认真听。”
“好。”蒋帖干脆放下筷子一眨不眨看着蒋妥。
蒋妥被他盯得发虚,但仍然挺起腰杆一副我是大姐大的表情:“你本来就比姐姐会读书,所以姐姐很欣慰你现在是个研究生,多多努力,继续读博士!好好读书是对的,但你这个性格嘛,也别光顾着读书了。”
词汇量匮乏,蒋妥说不了太多有深层次的话来。
蒋帖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那还要干什么?”
“谈恋爱呀!”蒋妥说着看了眼旁边默默吃饭的王培凡,“好姑娘就在身边,可别错过了。”
蒋帖被这么一说,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活泼的身影,笑着摇了摇头。
蒋妥捕捉到蒋帖的神色,立马追着问:“是不是有情况?”
“没什么情况。”蒋帖倒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但实在抵不过姐姐的眼神质问,只能坦白:“最近是有个女孩子在追我。”
说着一脸无奈:“她真的很会缠人。”
“真的吗?有照片吗?姐姐我给你把关把关。”蒋妥双眼放光,但转念一想也觉得正常,毕竟她的弟弟跟她一样貌美如花,是世间难得的绝色。就怎么一个大帅哥也没有人追,那就天理不容了。
可一旁的王培凡听到蒋帖的话却没有蒋妥那么兴奋,甚至,她的心情瞬间跌落到谷底。
蒋妥也是后来注意到王培凡的脸色,连忙停止了这个话题。
姐弟两难得见面,后来王培凡也不再打扰,她拿着车钥匙出了门,说是自己去外面找乐子去。
家里只剩下蒋妥和蒋帖两个人,蒋妥坐不住,拉着蒋帖说是去外面逛逛。
出门时蒋妥特地戴上口罩和帽子,也让蒋帖戴了口罩和帽子:“跟你说,你姐姐我现在是大明星,走到街上就是一堆狗仔跟拍的那种。”
事实上根本没有一个人跟拍,但蒋帖还是十分配合地戴上了口罩。
两人逛着逛着,不知不觉逛到了家附近。
昨天蒋妥还在这里跟继母争执,甚至上了热搜。但蒋妥答应了给这对母女两天时间,她就不会现在去咄咄逼人。两天期限一过,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不远处,滕佳佳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很快继母郑淑芬端着一盘水果出来。
这对母女倒是清闲,午后晒晒太阳好不惬意。
“小帖。”蒋妥看着前方,轻喊了一声身边的人。
蒋帖连忙答应:“怎么了姐。”
他突然觉得那个不快乐的姐姐又出现了。
蒋妥转过头看了眼蒋帖,嘴角扯了一下,说:“我昨天去给爸爸上坟了,他居然都走了五年了诶。”
蒋帖的心突然也一阵刺痛。
蒋妥认真地说:“爸爸的房子我会要回来的,那对母女我会让她们有多远滚多远。”
蒋帖刚想开口,便被蒋妥阻拦:“小帖,你别拦着我,你最是知道我的脾气。”
蒋帖叹了口气:“只要你不要受到伤害,一点都不可以。”
“放心。”蒋妥咧嘴笑了笑。
难得见到蒋帖,蒋妥也不想再多说这些扫兴的话,她很快调整了心态,伸手抱住蒋帖的手臂:“走,咱们好好逛逛。”
“好。”
三月天气晴朗,正是适合踏青的时候。
蒋妥就和蒋帖漫无目的地四处瞎逛,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
他们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大多数都是蒋妥说。以前就是这样的,蒋妥的话总是比较多。蒋帖喜欢当一个聆听者,他喜欢听姐姐吹牛。
从白天到天黑,姐弟两个人又去了一家路边小摊吃东西。
十七岁的蒋妥总是喜欢吃这些,臭豆腐,烤鱿鱼,怎么酸辣怎么来。
到底还是有人认出了蒋妥,趁机拍了几张照片,还起了一个夸大的标题:【影后光天化日之下抱着一个小鲜肉手臂,满面***!】
蒋妥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又上了热搜。
吃瓜群众不免又去翻她以前的“金主”的消息,看来这两人是真的分手了。
饭后蒋帖把蒋妥送回住处楼下之后也准备回南州市。
他今天是请假过来,实验室还有一堆的事情,见姐姐状态很好,他也放心。等手头上这堆事情忙完,他打算再过来陪着姐姐做个全身心的检查。
上楼的时候蒋妥给王培凡打了个电话,那厮莫约是在酒吧,吵得震耳欲聋的。蒋妥根本听不清王培凡在说些什么,于是一边走低头给她发短信。
到了楼上,蒋妥一边低头看手机,刚要打要开家里房门便被人一把拉到对面屋子里。
那人手劲大,也不给她任何思考的时间。蒋妥正想要尖叫,便被他一把捂住了嘴巴抵在墙上。
漆黑中,那个恶魔轻轻咬住的蒋妥耳垂,在她耳边缓缓道:“哼,那么快就找到新的替代了?”
听到熟悉低沉的声音,倒是让蒋妥放松下来。
可她刚一放松,那只大掌就覆盖上了她的臀部。蒋妥哪里能忍,二话不说一抬脚往人身下一踹:“神特么替代,那是我亲弟!还有你,我跟你很熟吗?请滚出我家!”
被赶出门外的傅尉斯,冷冷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小编点评

请问你是哪位(蒋妥傅尉斯)章节全文免费完整版在线阅读分享到这里,小说中的人物的角色名取的很好,氛围,背景都营造得不错,而且作者文笔极佳 幽默搞笑,是一部难得佳作!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oqilu.cn/neidi/0436323815.html
(本文来自齐鲁生活网整合文章:hTtp://Www.haoqilu.Cn)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haoqilu.cn/neidi/0436323815.html

上一篇:当维修工的日子王军马婷小说完整章节阅读-王军马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目录
下一篇:7777小说全文在线阅读-7777(梁夏雷昊辰)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