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林羽江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www.haoqilu.cn时间:2019-03-15 08:22:55来源:齐鲁生活网 手机版

导读: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讲述了林羽江颜之间的都市情缘故事,本站提供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林羽江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其实林羽一直有一个幻想,幻想有朝一日能让自己的**重塑,只可惜,起死人而肉白骨,终究 ...

    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讲述了林羽江颜之间的都市情缘故事,本站提供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林羽江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其实林羽一直有一个幻想,幻想有朝一日能让自己的**重塑,只可惜,起死人而肉白骨,终究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 就连他祖上圣人的记忆中,有关于此,也是所知甚少。 两天的时间一闪而过,第三天晚上林羽特地去江颜的屋里坐了会儿,把她的银行卡还给了她,说自己买了点特产之类的东西,花了一些钱。

    林羽江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倾城留风尘(苏浅沈亦寒)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林羽把野山参放在清水里轻轻洗了洗,将表面的泥垢清洗干净,随后笑道:“老先生,您再看看。”
    老医师轻轻接过野山参,眼睛陡然间睁大,惊讶道:“竟然真的是野山参,太不可思议了。”
    “师傅,不可能吧?”店员脸色瞬间也是一变。
    “老先生,您没走眼吧?”
    “就是,现在这种粘黏根须,以假乱真的可不少呢。”
    人群也不由有些眼红,纷纷质疑起来。
    “凭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绝对没错,这颗野山参芦碗紧密,枣核艼、不跑浆,属灵体,皮质***细腻,有光泽,腿部分裆自然,纹细而深,须细长,柔韧不脆,加上个头极大,属实极品中的极品,年份可能在几百年到一千年间不等。”
    老医师侃侃而谈,声音有些颤抖,这种极品人参,很多医药师可能一辈子都见不上一回。
    “老先生当真学识渊博。”林羽笑道,这个老医师分析的着实丝毫不差。
    众人一片哗然,纷纷惊叹道,“这么好的参,那得值多少钱啊?”
    “给我多少钱也不卖,自己吃了,说不定能长生不老呢。”
    “我记得前几年一颗三百年的参都拍出了上千万的价格呢!”
    “运气真好啊,发财了,这颗野山参起码能卖到上亿不止!”
    围观的众人艳羡不已,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没有出手购买。
    “小伙子,恭喜你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转手卖给我们药店……”
    老医师还没说完,林羽便摆摆手拒绝了,笑道:“对不起,老先生,这根人参我自己要用。”
    说完他从老医师手里接过人参,快速的消失了在了人群里。
    回到酒店后,林羽小心翼翼的把这颗野山参藏在了自己的行李箱里,这么一颗药用价值极高的野山参,配合他体内的灵气,真有可能起到起死回生的效果,所以这一趟陵安之行,实在是太划算了。
    其实林羽一直有一个幻想,幻想有朝一日能让自己的**重塑,只可惜,起死人而肉白骨,终究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
    就连他祖上圣人的记忆中,有关于此,也是所知甚少。
    两天的时间一闪而过,第三天晚上林羽特地去江颜的屋里坐了会儿,把她的银行卡还给了她,说自己买了点特产之类的东西,花了一些钱。
    “花了多少?”江颜把卡收好,拿手捏着酸痛的肩头问道。
    这几年家里的账从来都是她管,所以她必须过问清楚。
    “二十八万。”林羽老实道。
    “二十八万?这里的特产是黄金吗?”
    江颜不由怒瞪了林羽一眼,这个败家子,这么两天的功夫,竟然花了这么多钱。
    要不是现在林羽能赚钱了,她非踢他两脚不可。
    “哎呀,钱财乃身外之物嘛,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林羽一边说一边走到江颜身后,拿手在她肩头上按了起来。
    “你干嘛?!”
    江颜冷着脸问了一声,随后突然感觉肩颈上丝丝暖意袭来,酸痛感骤消,很是舒服。
    林羽轻轻地给她按揉着肩头,碧绿色的灵气随着他的手指沁如江颜的体内,将她几天的疲劳一扫而空。
    “这些年让你一个人支撑起我们的家,真是抱歉了。”林羽轻声道,“现在我能挣钱了,你以后就不要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了,怎么开心就怎么来。”
    “说的倒是轻巧,别看那么多珠宝公司被你忽悠着让你挂了兼职,等哪天你露馅了,人家发现你给他们赚不了钱,肯定会把你一脚踹开。”江颜哼了声,感觉林羽目光还是太短浅。
    “放心吧,我有我自己的打算。”
    林羽早就想好了,既然工作没有合适的,索性便自己干吧,起码给自己和家里人一个保障,还能打发打发时间。
    见时间已经很晚了,林羽便跟江颜说了声,回了自己的屋。
    江颜送走他后把门一关,顺手一锁,发现内锁竟然坏了,本来想找酒店前台过来修一下,但是转念一想明天就回家了,凑合凑合就得了。
    再说,林羽就住在她隔壁,让她觉得非常有安全感。
    她把防盗链挂上后便去洗澡了。
    “咚咚咚……”
    林羽刚回屋,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他急忙起身去开门。
    服务员端着一些甜点和果汁走了进来,说道:“何先生,请您慢用。”
    这是这家酒店的增值服务,已经连续送了三天了,林羽觉得他们家的果汁很好喝,正好口渴,端起来咕咚咕咚喝了几口。
    “那什么,我夫人那屋就不用过去了,她说她不需要。”林羽嘱咐道。
    “好的,我知道了,何先生。”服务员笑道。
    “你们家的果汁怎么榨的啊,怎么这么好喝,能传授传授吗?”林羽一边喝,一边赞不绝口。
    “我们家的水果都是从国外进口的,全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所以榨出来的果汁自然好喝。”服务员礼貌道。
    “嗯,怪不得……”
    林羽点点头,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接着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果汁也撒了一地。
    服务员面色一变,急忙冲过来蹲在地上拍着他的胸口,急切道:“先生,先生,您怎么了?”
    见地上的林羽没有丝毫反应,服务员赶紧拿手在他脸上贴了几下,林羽还是没有反应。
    服务员这才收起急切的神情,长呼一口气,接着冲对讲机里讲道:“搞定!”
    不出十分钟,外面涌进来四个身形健壮的大汉,走路姿态、动作举止,一看就是专业部队出身。
    四个大汉进来后利落的用麻绳将林羽捆紧。
    “不用这么麻烦,这药效能管三四个小时。”服务员说道。
    “以防万一。”其中一个大汉冷声说道,部队里的训练造就了他谨小慎微的性格,所以哪怕对付林羽这种普通人,他也力求周全。
    “监控关了吗?”另一个大汉问道。
    “关了。”服务员急忙回道。
    接着四个大汉将林羽抬了出去,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飞速的抬着林羽冲向了楼梯通道,极速往下赶去。
    “好,我知道了。”
    此时办公大楼内,黑夹克对着手机那头说了一声,接着便挂掉了电话,走到李俊逸跟前恭敬道:“李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那小娘们现在已经是煮熟的鸭子,插翅难飞了。”
    “那个何家荣呢?”李俊逸一边说,一边拿出一颗蓝色的药丸扔到了嘴里,和着水吞了下去。
    今晚上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必须保证自己身体的状态达到最好。
    “绑了,现在那几个雇佣兵正带他去废厂区那边呢,他们先过去给那小子预热预热,等您把那小娘们儿办了,再过去好好的玩玩他。”黑夹克嘿嘿说道,胸有成竹。
    “确定?”
    李俊逸有些不放心道。
    “确定,这是那几个雇佣兵发来的照片。”
    黑夹克说着把手机掏出来给李俊逸看了下。
    照片上的林羽被五花大绑,嘴也被罩住了,正闭着眼昏睡呢。
    “不错,这帮人办事真利落,回头一人多给他们二十万。”李俊逸满心欢喜的吩咐道,随后换了身衣服,在袖口和腋下喷了一些男士香水,起身出发。
    半个小时候后,李俊逸就到达了江颜入住的酒店,此时已经是半夜了。
    “李总,您过来了,一切都给您打点好了。”
    看到他后,大堂经理立马迎了上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恭敬的递到了李俊逸的手里,讨好道:“1801房,内锁已经坏了,她也没有报修,至于防盗链,早就做好了手脚,用力一拽,就能拽开。”
    “干的漂亮,放心,事成之后,好处少不了你的。”李俊逸很满意的接过房卡,随后起身进了电梯。
    此时他的内心激动不已,一想到江颜那白皙完美的脚踝和脚趾,他就浑身颤栗。
    作为一个足控,他对女人的脚总是格外注意,但是这么多年,接触过形形***的美女和模特,没有一个女人的脚,能够与江颜的相媲美。
    今天他终于可以美梦成真了,别说是一双脚,江颜整个身子都是他的!
    他来之前,还特地带了一个高清数码摄像机,打算把待会发生的一切都拍下来,一是作为留念,二是要播放给林羽过目过目,好出这一口恶气。
    来到1801的房门前后,李俊逸只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厉害,他缓缓的将门卡在门锁上一刷,接着轻轻地握着把手,缓缓的把门打开。
    撕拽防盗链的时候,他也没敢太用力,只能用暗劲把它拽开,因为怕吵醒了江颜。
    之所以今晚上没有给江颜下***,是因为没有必要,凭他的身手,别说一个江颜,就是三个江颜也得乖乖就范。
    而且江颜越是无助,他就觉得越满足。
    谁让这个贱人当初甩了他的,这就是报应!
    进屋后他小心翼翼的把房门关上,接着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卧室,也没有开灯,而是拿出高清数码摄像机,打开摄像机上自带的LED灯,开始拍摄了起来。
    等他一步步的走到床边的时候,突然发现摄像机里出现了一张男人的笑脸。
    “啊!”
    他吓的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时卧室的灯吧嗒被人打开了,只见林羽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笑眯眯的冲他说道:“李总,好久不见啊。”

    最佳丈母娘完整版小说全文阅读

    “你……你怎么会在这!”
    看到眼前的林羽,李俊逸仿佛见鬼了一般,他不是被绑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这是我妻子的房间,倒是你李大少,好像不应该在这里吧?”林羽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声音异常的冰冷。
    “我……”
    李俊逸突然不知该作何解释,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恐惧感,他实在想不通林羽是怎么从那几个特种兵手里逃脱的,又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回到酒店来的。
    “李总,我在问你话呢?”
    林羽的眼神宛如两把寒刃,看的李俊逸心头不由一抖,他眼睛一转,回身就往门外跑。
    可是他刚跑到门前,林羽就出现在了他身边,一把抓住他要去开门的手,随后一个铁肘砸到了他的脸上。
    李俊逸只感觉嘴中传来一股***味,随后整个人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后面的地上,五脏六腑仿佛都搅在了一起,扯的生疼。
    “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拍卖会上我警告过你吧,如果你再打江颜的主意,我就杀了你。”
    林羽的语气宛如冬日里的寒冰,两只漆黑的眸子中不带丝毫感情。
    “你要做什么?!”
    李俊逸强忍着恐惧站起来,一拳朝林羽的头上砸来,但是他的拳头还未完全挥出去,林羽的脚先到了他面门,他身子整个一翻,头下脚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何家荣……我不会放过你的……”
    李俊逸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要断了,用力的捂着自己的脖颈,声音嘶哑。
    “现在应该说是我不会放过你吧?”
    林羽挑了挑眉头,接着起身走到江颜的行李箱前,取出一个针袋,缓缓的走回到李俊逸身旁,悠悠道:“你运气很好,我刚才突然改变主意了,我不只不会杀你,而且还会让你好好的活下去。”
    话音一落,他手中的两根银针狠狠的扎到了李俊逸两侧的肋下。
    “你做什么?!”李俊逸又惊又怕,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动不了了。
    “你来前应该服过药吧,看你脸色,应该是肾气过足,阳火上升,如果不想办法及时排解出来的话,对身体伤害很大。”
    林羽面带微笑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在他关元***、肾俞***等几个掌管肾气的部位再次刺了几针。
    李俊逸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快速热了起来,尤其是小腹,就跟有团火在烧一样,随后他感觉小腹下面一股暖流涌过,身子抖了抖,一股舒爽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紧接着一股疲惫感袭来。
    “你他妈想用这种办法整老子……”
    他话还没说完,小腹再次火热了起来,随后身子又是一哆嗦,裤裆已然潮湿一片。
    李俊逸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几根破针怎么可能会让他有这样的反应。
    不容他多想,他的小腹再次温热了起来。
    “何家荣,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我告诉你,你……啊……”
    他话未说完,身子又是一颤,这一次结束后他只感觉后脑勺阵阵发凉,两边的肾脏隐隐作痛,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何家荣,你快……快停下,否则我……求,求求你……”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恐惧,已然硬气不起来。
    “停下?为什么要停下,你今天晚上过来不就是要追求这种极乐快感吗?我这么帮你,你应该感谢我啊。”
    林羽坐在床上悠闲的翻着手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求求你……我要死了……”
    五分钟之后,李俊逸的声音已经细若游丝,整张脸苍白如纸,身子不住地打着抖擞,显然是恶寒之状,小腹以下,已经没了知觉。
    “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
    林羽冲他挤出了一个笑容,略一迟疑,还是伸手把李俊逸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
    虽然只过了十分钟,但是已经足够了,李俊逸后半生的幸福已经彻底的废了,以后就算见到再漂亮的女人,他也有心无力了。
    相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把他变为一个太监,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所以林羽现在已经没有杀他的必要了。
    “好好睡一觉,你的好日子还长着呢。”林羽冲李俊逸咧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后在他后脑上一扎,李俊逸便睡死了过去。
    “江颜,开门,我今晚上要在你这屋睡!”
    林羽把江颜的行李箱拿出来后贴心的替李俊逸锁好门,随后便跑来江颜这里叫门。
    “何家荣,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叫不叫人睡了?!”
    江颜气的脸都红了,二十分钟前,自己正睡得香,林羽突然跑过去叫起她来跟她换了房间,结果自己刚睡着,这个混蛋又跑过来了。
    其实服务员那杯果汁根本就没有迷倒林羽,以他的医术,怎么可能会着那点***的道。
    之所以配合着他们晕倒,是因为林羽想看看他们唱的什么戏。
    被那几个特种兵绑走后,林羽也是一直在装睡,等他们给黑夹克汇报完之后,林羽便直接动手了,将他们四个打晕,随后自己火速的赶回了酒店,跟江颜换了房间。
    他早就料到背后捣鬼的肯定是李俊逸,没想到果不其然。
    既然李俊逸费了这么大的气力,林羽自然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所以便送了李俊逸一场永生难忘的极乐。
    其实林羽本来可以在那屋凑合凑合,但无奈李俊逸身上的腥臭味和***味太刺鼻,他便只好跑过来跟江颜睡了。
    看到江颜这么生气,他急忙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我不小心把水倒被子上了,全湿了,根本没法睡。”
    “真的是被子湿了?”江颜闪身让他进来,看了他一眼,隐约觉得这个混蛋这么晚进来,可能是要对她图谋不轨。
    “今晚上可不行啊,太晚了,我腰不舒服,而且明天还得早起赶火车,你别逼我……”
    江颜咬了咬嘴唇,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话挑明了。
    “瞧你,想哪儿去了,我能做出这么禽兽的事情吗?”
    林羽明白了她的意思,脸色不由也微微一红。
    你不是禽兽,你禽兽不如。
    江颜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还是他们两个人头一次挤在一张床上呢,江颜紧张的几乎没怎么睡,而林羽却睡的跟头猪一样,一觉到天亮。
    起床后林羽和江颜直接去了火车站,林羽压根没管李俊逸,他知道李俊逸的手下中午就会找过来。
    往火车走的时候,林羽看着江颜完美的侧颜,突然很好奇她心里是否对李俊逸还带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情,忍不住问道:“来到陵安,你会不会想起李俊逸?”
    江颜扭头看了林羽一眼,眼神里带着满满的厌恶之情,冷声道:“麻烦你以后别拿这种人跟我相提并论,我嫌脏。”
    “好的,颜姐。”
    林羽不由会心一笑,突然感觉内心豁然开朗。
    回到清海后,林羽便专门抽时间去看了几个店面,他想过了,自己生前就是个医科大学的学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一身医术,所以自己最适合的还是开医馆,给人看病。
    既能做出一番事业,又能行善积德,也算是一件好事。
    至于他跟济世堂也形不成什么竞争关系,毕竟这么大个清海市,病人多如牛毛,别说一个济世堂,就是再开上十个济世堂,也看不过来。
    不过接连几天林羽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店面,因为在售的临街门头很少,大部分都是商场里的门头,中医馆这种门店,并不适合开在商场里,因为太过吵闹。
    这天早上林羽刚起来,宋老突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语气十分惊慌,“小何啊,你现在忙不忙?济世堂出事了,我现在在京城,回不去,能不能麻烦你帮忙过去看看?”
    “好,宋老,我这就过去!”林羽顾不上问什么事情,立马答应下来,挂了电话便赶去了济世堂。
    还没到济世堂门前,老远便看到一群人将济世堂门口堵了个严严实实,外围的大多都是看热闹的,里面的人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兄弟,里面这是出什么事了?”
    林羽拉住外围的一个老者询问了一句。
    “济世堂的药差点吃死人,人家家属带人过来闹了。”老者说道。
    济世堂的药吃死人?
    林羽突然感觉很可笑,济世堂这么多年的招牌了,从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怎么可能会吃死人。
    “枉我们对你们济世堂这么信任,你们的中药以次充好,祸害百姓,草菅人命,像你们这种没有良心的医馆,就应该永远关门!”
    医馆门口一个黄衣服的男子面色通红,神情激动,在他身旁的轮椅上瘫坐着一个病人,面色苍白,嘴唇泛紫,表情痛苦,呼吸浅促,确实是中毒之症。
    病人左手上还插着针管,一个吊瓶悬挂在轮椅上方延伸出的铁钩上。
    在病人身后,站着两个女人,也是满脸怒色,一个是病人的妻子,另一个是病人的妹妹。
    黄衣男则是病人的弟弟,看到大哥这种状况,他情绪十分激动,不过是医治了个咳嗽,竟然就被毒成了这样。
    闹出这么大的事,宋征自然也在,此时他面色苍白,满头冷汗,嘴里一个劲儿的嚷着,“你瞎说,我们的药不可能吃死人!”
    在他身后还有几个医师,也都面色难看,一言不发。
    “不可能?那你看看这方子是不是你开的,这药是不是你们家抓的?!”
    黄衣男说完便拿出一张药方和一张抓药单据。
    “我们的方子和药不可能有问题!”
    宋征紧咬着牙,额头汗流不止。
    “可否给我看看?”
    这时林羽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伸手把方子和单据接了过来。
    “何……何大哥!”
    宋征看到林羽面色一喜,已然没了以前那种桀骜的样子,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竟然莫名感觉到一丝心安。
    林羽冲他微微点头一笑,没有说话,低头认真看起了手里的药方。
    这个方子是一个哮喘断根方,只见上面写着苏叶、五味子、麻黄、平贝、前胡、法半夏等二十余味药材,显然是一个济世堂的秘方,否则平常医馆的方子不太可能开出这么多味药材。
    “你看看他药方上的药材,这么多味药,弄错一味,就有可能闹出人命吧!”黄衣男这时气愤的说道。
    “就是,是药三分毒,开这么多味药,难免出错啊!”
    “人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济世堂不行喽,宋老也不是以前那个宋老喽,什么治病救人,我看他们现在只是一心的圈钱!”
    “何止是济世堂,我看整个中医都一个吊样子,以后有病还是去正规的大医院看吧,小作坊,不可信!”
    “现在还有人信中医,真是傻逼!”
    围观的众人见黄衣男有理有据,立马纷纷用言语讨伐起了济世堂和中医。
    林羽听到他们侮辱中医,心中气愤不已,强忍着怒气转头看了宋征一眼,问道:“这方子是你开的?”
    宋征看到林羽的眼神吓的打了一抖擞,急忙道:“是我开的,但这个方子是爷爷亲自研制出来的,不可能有错。”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oqilu.cn/rihan/0334055415.html
    (本文来自齐鲁生活网整合文章:hTtp://Www.haoqilu.Cn)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haoqilu.cn/rihan/0334055415.html

    上一篇:林羽江颜小说完整版最佳丈母娘精彩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下一篇:和闺蜜的儿子谈恋爱陈小环陈默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结在线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