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烈寒唐西雅小说阅读_你的爱在迁徙小说完整在线阅读

www.haoqilu.cn时间:2018-12-06 18:41:35来源:齐鲁生活网 手机版

导读:北烈寒唐西雅小说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北烈寒、唐西雅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北烈寒唐西雅小说 ...

北烈寒唐西雅小说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北烈寒、唐西雅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北烈寒唐西雅小说阅读

北烈寒脸色立刻奇怪起来,冰冷阴森的表情似乎要龟裂,他抬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两声,脸色才恢复平时面无表情的冰冷,点头,“好!”

看到他想了一会儿才答应,西雅彻底放下心来。

民政局。

今天好像来办理结婚离婚手续的人不多,只有他们一对,不到十分钟,两本贴着两个人合影的红本本放在他们面前,这就是两人夫妻关系存在的证据。

西雅手里紧紧的抓着属于自己的这本,暗中给自己安慰,为了弟弟,坚持住,用不了几年,就来这里换成离婚证!

婚纱店,西雅木然的任由工作人员在自己身上量尺寸,怔愣的听她们介绍最新款式,大脑里构思着被恶魔掳去的公主过着凄惨的生活,任由自己意识神游天外,反正又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的结婚,最后婚纱拍板的时候,她随手指了一件,只要是一件婚纱,穿在身上就可以,明天要低调举行婚礼,应该没多少人。

白色城堡里。

拍婚纱照的工作人员满眼的惊奇和羡慕。

为了工作,他们不敢放肆,认真快速的让二位郎才女貌的新人摆好姿势,找好角度,草地上,花丛里,秋千上,大树旁,楼梯上,壁炉边……留下他们无数张美丽的合影。

城堡的美容室。

夜晚,西雅被各种事情折腾一天,疲惫得不得了,柔软光滑的身体裹着洁白的浴巾,依靠在飘满花瓣温泉池里,舒服地后仰着头,任由美容师在脸上按摩敷面,她沉沉的进入梦乡。

两位美容师小心的洗净她脸上面膜,露出西雅白瓷般细嫩的肌肤,灯光照耀下,细小可爱的绒毛清晰可见,两笔如同出自高手画出的黛眉,两排弯翘的长睫毛,如同小扇子一样,在眼睑上投下一排淡淡的阴影,秀挺的鼻梁轻轻的呼吸着,粉红如花瓣的樱唇,不得不说,夫人的皮肤,五官,气质,都是天然最好的,现在,美容整形肆虐的社会,有几个是夫人这种天然美女呢!

两人忍不住发出赞叹,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美容师忙收起偷窥夫人美貌的眼睛,转头看向来人,是先生,他脸色没有表情的冷淡,大概是怕惊扰到熟睡的夫人,轻缓脚步,慢慢走来,如同暗夜王子,深邃的紫眸带着冷清神秘的力量,两个小姑娘不禁看呆了。

北烈寒不悦停下脚步。

“秦叔!”他声音不大,却极其森然阴冷,周围空气冷然骤降。

“先生!”秦叔身影立刻出现在他身后,他低着头,不该看的绝对不会乱看。

“这两个女人,结算工资,滚出城堡,永不录用!”

“是!”

听到主仆之间的对话,两人才知道闯了大祸,她们不该迷恋先生,不该用痴迷的眼神看向先生。

两人惊吓,立刻匍匐跪下,“先生!对不起!原谅我们这一次!”祈求得到先生原谅,不要离开城堡,她们得到这份工作,是经过层层选拔进来的,这里的工资是外面的六倍,足够她们养活一家老小。

“再也不敢了!先生!让我们去做打扫的仆人也可以!”只要能留下,做什么都可以。

北烈寒脸色更加冷刹,轻轻皱眉。

立刻有两位一身黑衣的女保镖出现,不客气的强制两位惊慌的美容师离开。

“先生!先……”两人追悔莫及,想做最后挣扎,被女保镖捂上嘴巴。

秦叔随后离开,几不可查的摇头,这些女人太傻,明知道他是只能仰望的存在,为什么还心存幻想呢!

美容师最后挣扎的声音,惊醒甜睡中的西雅,她睫毛颤抖,茫然的睁开眼睛,在模糊的目光还没有焦距的时候,专心打量她的北烈寒后退一步,避开和她目光的碰撞,悄悄的退出。

很快,外面进来两位穿粉色工作服的中年美容师,继续刚才两个美容师的工作。

“刚刚两位姐姐呢?”西雅纳闷,眯了一小眯,然后就换人了。

“夫人!”她们停顿一下,“她们有事离开,我……”

“你叫我什么?”西雅惊叫着截住她的话!坐起身体,睁大眼睛看着她们两个人,在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夫人!”两人忐忑,不知道错在哪里?

“夫人?”

偶买咖的,什么鬼称呼?这么难听!她提了提要滑落的浴巾,脸色青红交错,曾经yy的那个尖酸刻薄的形象是自己!这些人,明明自己刚成年,叫夫人!七老八十似得!

“我叫唐西雅,你们叫我西雅就好!”虽然不太中意这个“雅”的名字,可是也比“夫人”好听。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交流一下眼里的讯息,“夫人!这是先生的意思!”

北烈寒!那个卑鄙小人,西雅汗毛竖起,他是恐怕自己不死是吧?天天像称呼先古一样称呼自己,就想把自己早早咒死,然后他再找下家……

唐西雅在温泉里站起身,凹凸有致的曲线毕露,白嫩的肌肤被温泉泡成粉红色,身上贴着零散的玫瑰花瓣,绝美的小脸,像花仙子一样充满灵气,她嘟着和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抬起光滑纤细的美腿上岸,向更衣室走去。

“夫人!”两个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起来就走,还没做舒缓神经的精油按摩呢!

夫人!夫人!!夫人!!!

像魔音穿耳一样,不想听她们这样称呼自己,她们是北烈寒的人,她想摆脱她们,走得更快。

西雅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在更衣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管家秦叔,带着刚刚那两个美容师下去,边走边说,“这都是你们的错,一定是哪里让她不高兴,不然,她……”看到西雅出来,他立刻停止不说,礼貌的躬身,“夫人,我带你回房间!”

“不用!”又是夫人,西雅心里烦躁!转身离开。

午夜,凉风习习,白色城堡里灯火辉煌,走过花圃,走过草地,走过造型奇怪的长廊,走过玻璃花房,走过长廊,走过游戏房,走过游泳池,走过玻璃花房……完了!迷路了!有的地方她都路过三次了。

西雅绞着手指,看着面前好几条路,思考着要走向那一条。

这个破城堡,建这么大做什么?还建成迷魂阵的样子,存心和她这个路痴过不去。

西雅努力思考着,无意中低头,看到脚下的路上,出现一串灯光箭头,温暖的浅黄色,轻轻向前传动着,就像童话里引路的精灵,指引着她向前走。

她试探着向前迈一步,下一个灯光亮起,再迈一步,更下一个亮起,她连续迈步向前,脚下的灯光随着她的脚步依次亮起,她快速走起来,一路箭头灯光,指引她走向城堡中心的主宅。

进入主宅,看到秦叔站在大厅,手里拿着遥控器,大屏幕上最后镜头定格在主宅前面,原来是他指引自己回来。

他转身,看到西雅,立刻礼貌的,“夫人!”

“谢谢你,秦叔!”看在他给自己指路的份上,先自动忽略他对自己的称呼。

楼梯拐角处,修长的身影静静的隐在暗影里……

秦叔带她到三楼,还是自己先前住的房间,明显的区别是,门外没有两排黑衣保镖。

她进了房间,一头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立刻睡去,忙碌了一天,又在城堡里走了很久,实在受不了,以后如果有了自己的家,一定不要这么大!要小一点,温暖一点就好。

西雅醒来已经是天大亮,她挠挠头发坐起身,看着满室的光亮发呆,今天不是自己婚礼嘛?天亮了怎么没有人叫醒自己?难道新娘不是自己?要是这样就太好了!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她的想法刚落下,房门被打开,女管琴姐带着清一色的女人进来,她们手里拿着婚纱,化妆箱,

任由这群女人折腾自己的时候,西雅心里想着,结婚这个事情要不要对袁缘讲?自己结婚不请她来,那个小肥婆会不会要杀要砍的闹腾?要不!还是不讲了,反正这又不是自己真心想结的婚,等到和正浩哥哥结婚的时候,再请她好了,她那么胖,少吃一回饿不死的。

如果说白色城堡是代表着神秘。

白色城堡的婚礼则代表着轰动!

平日寂静的云雾山脚下公路上,大车小辆拥挤得水泄不通,记者狗仔扛着长枪短炮争先恐后,想一探究竟的美女帅哥翘首观望,想攀关系做生意的各路老总焦急等待。

所有人,被黑压压一群铁塔似的保镖拦在进山的路口外面。

无论你怎么请求,说的舌灿莲花,保镖们统一的面无表情,礼貌的阻挡任何人前进一步。

人群中,一位脸蛋圆润的可爱小个子女孩,背着一个蓝色的牛仔双肩包,手里拿着手机,第n次拨打一个号码以后,始终是无法接通状态,她焦急的夸下小脸,自言自语,“糖豆,有好事别赖我不喊你!到底干嘛的?为什么就是联系不上你呢?今天是我的王子结婚,看一眼都不成啊……”

被别人阻挡无法看到前面情况,她极力向上蹦跳,在众多人头中,一起一冒的像一只调皮的树袋熊,无奈,高高跳起,只能看到貌似很多保镖在人群前面。

在她抓耳挠腮,焦急万分的时候。

“滴滴……”身后响起轿车喇叭的鸣笛声。

滴滴什么滴滴!不知道前面不让过去啊?

袁缘没好气的回头,立刻吃惊的吸一口气,一辆黑色铮亮的高档宾利雅俊停在自己身后,车前窗的阻光钢化玻璃,很好的阻挡了向里面窥视的视线,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人,但是,袁缘可以肯定,车上一定是什么厉害得了不起的人物。

有保镖前来疏散出一条车子前行的道路,袁缘肉肉的身体被“请”到路边,宾利缓缓前行,向进山的路口而去!

这辆宾利,是一个特别的顾客,他能进去,袁缘眼睛瞬间亮了,迈开小肉腿,追上前去,“亲爱的,等等我啊!”

保镖及时拦住她,她用力挣扎,“车上是我男朋友,他带我来参加婚礼的,刚刚我们吵架,我赌气下车,现在我要和他一起进去。”

保镖在对讲机传达给进山路口的同事,宾利停下。

袁缘一阵欣喜,冲向宾利,不管怎么样,先蹭进去再说,上了车就说是新娘的好朋友,他们不会不给面子吧!

副驾驶的车窗慢慢落下,露出一张俊逸帅气的男人面孔,他看着袁缘,满脸的讽刺和嘲弄,“小肥婆,车上两个男人,谁是你男朋友啊?”

“这……”她一时语塞,随即眼珠灵活一转,扑上去,“亲爱的,你不能扔下我,”随即低声对男人请求,“为了看这个婚礼,不容易,带我进去吧!”

他皱眉,“切!”讽刺的声音毫不留情,“陈阵,把这个小肥婆拉开,扔得远远的。”

“我靠!”袁缘立即变脸,“你大爷的,帮个忙能死啊!”

两个保镖上前礼貌的“请”她离开,袁缘对着远去的宾利跳脚,“死娘炮,你大爷的,有种单挑!”

“娘炮?”

竟然敢这样骂宫千鹤,开车的秦明远笑出声。

婚礼进行曲响起……

红毯的尽头,唐毅然高高的个子,穿着阿玛尼西装,英挺的站在那里等待姐姐出现,西雅头披婚纱,手捧鲜花,身穿镶满钻石的拖地长裙,在花童的陪伴下走向这边,她如同神话故事中下凡的仙子,带着满身的清灵之气。

“姐姐。”

西雅第一次看到弟弟这个样子,穿着英挺的黑色西装,姐弟二人对视,唐毅然比她高出一头,西雅微微仰着头,看着面前的俊美少年。

唐毅然低头,声音轻轻的在她耳边响起,“姐姐!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西雅勾唇微笑,甜美如花,“毅然,加油,争取早日让姐姐自由!”

他轻轻点头,“嗯!”

这里,本来是爸爸送女儿的地方,爸爸没有了,叔叔也没有来,只有让弟弟来送姐姐。

西雅把手放进唐毅然的臂弯,由他带领自己,把她交到走到红毯的另一端,北烈寒的手中。

今天来的宾客,确实很少,少到,唐家只来了母子三人,北烈寒的朋友来了两个人。二叔和姑姑说在大哥没过头七,不参加任何婚礼,所以没来,其他堂姐妹和表兄弟,也是各种理由没来参加。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haoqilu.cn/rihan/1229107706.html
(本文来自齐鲁生活网整合文章:hTtp://Www.haoqilu.Cn)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往下看,下一页更精彩】●

本文地址:http://www.haoqilu.cn/rihan/1229107706.html

上一篇:旧时纸短情长在线阅读-沈琳琅时嘉易全文完结精彩试读
下一篇:最后一页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源网络综合,我们对此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犯版权问题,请尽快联系QQ:84017759删除。特此声明!

今日热点
猜你喜欢
娱乐动态